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我想 我曾经爱过她

我想 我曾经爱过她   02年去南京读大学,当时我们宿舍四个人,一个来自新疆库尔勒,两个来自江苏盐城,我来自江南城市苏州。   那位新疆哥们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骚的男人(我想不出其他可以形容他的词),为什么这么说呢,因为这厮一进大学好像一条脱缰的发情野狗,不知道他是不是那时特火的电视剧《流星花..

老师办公室品玉足

老师办公室品玉足 办公室里,夏梦慢慢品着一杯咖啡,娇颜上挂着一丝阴冷的笑容,『刘伟,这个奴隶很好用,再好好调教调教,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工具,咯咯……』  「当当当……」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  「进来……」  「夏老师,您在呢,嘿嘿……」邱岩一脸献媚的笑容走了进来看,「那个……那个,我来看看,那..

春的梦魇

春的梦魇 顾景行在下午最热的时候才回到寝室。今天他们班只有早上第一节课有课,他下课后一直忙着学生会的活动,来来去去地在偌大的校园里跑了好几遭,被九月正午的阳光灼出一身黑亮的油,一直忙到快两点才结束。他饥肠辘辘地在食堂打包了一份饭菜提回寝室,先跑到水房用冷水往头上猛浇了一阵子才算感到舒服了一点..